根本不至于像现在这样

搞笑文章 admin 浏览

小编:若不是被张若尘施展出来的空间裂缝惊住,镇军侯完全还有一战之力,根本不至于像现在这样,逃得如此狼狈。 一个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却被一个年轻武者追得落荒而逃,实在太丢脸了

   若不是被张若尘施展出来的空间裂缝惊住,镇军侯完全还有一战之力,根本不至于像现在这样,逃得如此狼狈。
 
    一个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却被一个年轻武者追得落荒而逃,实在太丢脸了!
 
    “等本侯逃回军营,一定要调遣大军,将那一个混蛋碎尸万段。”镇军侯的心中还抱着希望,只要逃回军营,主动权就将掌握在他的手中。
 
    韩湫站在黑市的城墙顶部,双手抱着一柄白玉古剑,身体站得笔直,盯着如同丧家之犬的镇军侯,冷峭的道:“镇军侯,你还往哪里逃?”
 
    镇军侯豁然停下脚步,抬起头,盯了韩湫一眼,暗骂一声晦气,道:“你又是何人?”
 
    “我是谁,你就不用管了!但是你勾结毒蛛商会,到底做了多少阴暗的交易,只有你自己最清楚。今天,我就是要斩下你的头颅,带回云台宗府。”韩湫道。
 
    “你是云台宗府的人?”
 
    镇军侯的心沉入谷底,怎么连云台宗府也插手了进来?
 
    “不管如何,先除掉她再说。”
 
    他的眼中露出一道杀光,双脚一蹬,踩碎地面的石板,冲飞起数十丈高,一掌向韩湫打了过去。
 
    对方只是一个年轻武者,能有多强的实力?
 
    镇军侯不相信自己的运气那么背,会一连遇到两个顶尖的年轻高手
 
    韩湫的嘴角一勾,闪电被触手,一剑刺出去,激发出绚烂的剑光,就像万剑齐出一般。
 
    镇军侯的瞳孔放大,看着飞来的剑芒,心头猛然一跳,知道自己小看了对方。
 
    他立即收回掌印,拔出腰上的大剑,劈斩了过去。
 
    镇军侯只是仓促出招,韩湫却是蓄势一击。
 
    两剑相交,碰撞出一片火花。
 
    韩湫的手臂抖动,那一柄白玉古剑立即化为一连串幻影,出现三十六道剑光影子,铺天盖地的向着镇军侯刺了过去。
 
    韩湫在剑法上的造诣本来就极高,达到剑随心走巅峰的境界,身受重伤的镇军侯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?
 
    “嘭嘭!”
 
    剑击声就像雨点,不断落在镇军侯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镇军侯吐出一口鲜血,从半空坠落下去,狼狈无比的落到地面。
 
    他身上的铠甲,被剑击出一个个凹坑,变得破破烂烂。
 
    张若尘追了上来,站在镇军侯身后的方向,目光中露出几分疑惑的神情,向着站在城墙上方的韩湫盯了一眼。
 
    韩湫卓然的立在上方,面带笑意的道:“朋友,镇军侯的人头属于我,你别跟我争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谁是你的朋友?”
 
    韩湫笑道:“若不是我帮你破坏了黑市的护城阵法,你能安然从朱雀楼中走出?我帮了你这么大的一个忙,难道还不能做你的朋友。”
 
    “原来是你出手,难怪这么久黑市的护城大阵都没有开启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又道:“好!让给你也行,你若杀不了他,我再出手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。”韩湫向着张若尘微微拱手。
 
    站在两人之间的镇军侯,早就已经怒火滔天,他可是手掌三十万大军的侯爷,更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可是却被两个年轻武者逼迫到如此狼狈的境地。
 
    镇军侯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们两个小辈,太可恶了!你们真以为一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是你们说杀,就能杀得了?”
 
    韩湫道:“你若是全盛状态,我要杀你,或许还真有一定难度。可是以你现在的状态,我要杀你,只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 
    “好狂妄。”镇军侯怒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镇军侯,你连她都不认识?她乃是云台宗府宗主之女,算起来,她还要叫你一声师叔。”
 
    镇军侯,曾经也是云台宗府的弟子。
 
    镇军侯的脸色一怔,终于醒悟过来。
 
    “咻!”
 
    韩湫从城墙上方飞落下来,体内涌出一缕缕黑色的真气,犹如墨汁一般,笼罩方圆百丈的空间。
 
    “嘭嘭!”
 
    漆黑的空间之中,响起战剑碰撞的声音。
 
    张若尘退到百丈之外,看着那一片翻滚的黑色云雾,自言自语的道:“这应该就是黑暗领域了!”
 
    黑暗领域,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其实也是一种天地异象。
 
    韩湫的修为还不够强大,所以,只能让方圆百丈,形成黑暗领域。
 
    若是她的武道修为能够达到半圣境界,甚至可以做到改天换地、遮天蔽日,瞬间就能将一片地域的白昼变成黑夜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黑色的真气渐渐收缩,重新涌入韩湫的身体。
 
    张若尘看过去,地上只剩一具无头尸。
 
    镇军侯的头颅,已经被韩湫割下,装进一只盒子里面。
 
    韩湫将盒子放进包袱,背在背上,向张若尘看了一眼,明眸皓齿的笑道:“朋友,走!一起上路!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知道我要去什么地方?”
 
    “你难道不是要去天魔武城?”韩湫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,我们不同路。”张若尘施展出大成的御风飞龙影,脚踩虚空,御风而行,仅仅只是踏出一步,就登上黑市的城墙。
 
    踩出第二步,张若尘就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可恶,还想瞒我。”
 
    韩湫费了这么大的力气,就是想要向张若尘示好,证明云台宗府与此事无关。
 
    却没有想到,对方根本不领情。
 
    韩湫自然不会放过张若尘,于是施展出‘踏云追月’身法武技,立即追了上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和韩湫离开之后,大石城的武道界发生大地震,一个个惊人的消息,从黑市中传出。
 
    “据说两位武道神话杀进黑市,大肆屠戮,就连毒蛛商会的韦长老和朱雀楼主都死在他们的手中。”
 
    “韦长老和朱雀楼主算什么?难道你不知道,就连镇军侯都被杀死,脑袋都被人剁了下来。”
 
    “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如此恐怖?”
 
    没过多久,又有消息传到大石城。
 
    “毒蛛商会的华名公、毒蛛少主和穆青,在霖安县城,被云武郡国的九王子杀死了!”
 
    这一条消息传到大石城,再次掀起轩然大波。
 
    要知道华名公和穆青都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毒蛛少主也是快要进入《地榜》的年轻高手,谁都没有想到,他们会在同一天被人杀死。
 
    一道道惊人的消息,不断从大石城传出去,分别送到四方郡国的王宫和毒蛛商会的总会。
 
    四方郡王得到消息之后,脸色顿时变得苍白,额头上冒出一粒粒豆大的冷汗,道:“真的是武市学宫的人,杀死了镇军侯?”
 
    一个穿着黑袍的武者,跪在大殿的中央,将一枚武市学宫的令牌呈了上去。
 
    “这是那一个神秘少年留下的令牌!”
 
    四方郡王接过令牌,令牌的其中一面铸印着“武市学宫”四哥金色大字,另一面刻着三个字“张若尘”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四方郡王将那一块令牌砸了出去,狠狠的道:“又是这个张若尘……不对……张若尘一年前才玄极境的修为,怎么可能杀得了镇军侯?”
 
    那一个黑袍武者小心翼翼的道:“据说,乃是另一个来自云台宗府的高手,杀死了镇军侯。不过在此之前,张若尘就已经将镇军侯打成重伤。”
 
    “云台宗府竟然也插手进来了!”四方郡王的双眼一黑,差一点晕了过去。
 
    幸好四方郡王的修为深厚,强撑起精神,重新坐直身体,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。
 
    “报!”
 
    殿外,又一个黑袍武者走进来,将一份情报呈上去。
 
    四方郡王看到情报的内容之后,直接将信纸捏成碎片,怒道:“张若尘,张若尘,怎么总是这个张若尘,早知道本王就该亲自出手,一年前,就该杀了他。”
 
    四方郡王的身旁,站着一个紫冠老者。
 
    

当前网址:http://rahsia-kl.com/a/gaoxiaowenzhang/20180220/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